专利之殇:微软要把Android变成一个悲剧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上个世纪80年代初的时候,Sun Microsystems还只是一个创业性的科技公司。某一天,一小撮IBM员工突然出现在了Sun总部大楼内,声称Sun侵犯了IBM 7 项专利并要求支付赔偿。Sun的员工在认真查阅了涉案的7件专利后发现其中6件很可能是无效的,而且Sun很明显也没有侵犯IBM所提到的第7件专利。在 Sun阐明这一结果后,场面突然非常的尴尬。不过很快领头的IBM员工发话了:

好吧,也许你们真的没有侵犯我们刚刚提到的那7件专利,但是我们在美国有1万件专利,你难道真的想让我们空手回去再查查看你们是不是侵犯了我们的其他专利吗?还是你们小小的表示一下,花个2000万美元私了了此事?

后来的结果是,经过一番讨价还价,Sun给IBM开了一张支票。而IBM则继续去到了下一家目标公司收取“专利保护费”。

为什么提到这个故事呢?因为Google的Android现在就面临着微软给出的一个类似的难题。微软最近就到处在要求生产Android移动设备的公司向他们支付专利侵权费用。可能许多人会说不公平,微软最近在移动领域的创新显然不如Google,它凭什么去收取专利侵权费?

这样说的人大多忽视了一个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微软手握海量专利(约18000),甚至其单在过去的4个月时间里就获得了700项专利。而对比来说Google却总共只拥有700多项专利。

事实上,申请软件专利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且远远超出工程师的努力范围。另外软件的复杂性和低标准又意味着工程师随时都可能生产出来一个可以申请专利的点子。但是大部分工程师都不会认为这类点子值得申请专利,那么公司就有必要对这些工程师进行重新培训帮助他们写出这类点子然后通过专业的法律手段来为其申请专利。

对于正处于高增长期的科技公司来说,显然不具备资源去打类似的法律战,而且还可能付出很高的机会成本。因为你既要花费巨资聘请律师,又要抽调你极为宝贵的工程师资源来协助律师们合理规范的编写能够申请的软件专利。

但对于更加成熟的公司比如微软或者IBM来说,情况却是不同的,它们付出的机会成本要低得多。事实上他们有许多未能充分利用起来的工程师和金钱资源可以被抽调去和法务部门合作编写专利申请。此外由于机构臃肿,他们本身的产品开发过程也比较满,因而在这个开发过程中增加一个专利申请编写过程也对他们的生产力不会构成很大的消极影响。

而且这一差别还因为申请专利和专利获批间巨大的时间差进一步加大了。比如微软本周获得的52项专利其中很大一部分是其在06年到08年之间申请的,甚至最早的一项是在03年申请的。早在06年之前,微软就一直在不断的调配大量的资源申请专利了,而Google却刚刚才开始在这方面严肃对待并投放资源。考虑到申请和获批间巨大的时间差,就算Google从今年开始向微软般的疯狂开动专利申请机器,它们或许也要到 2015年才能看到效果。

或许,你认为Google可以采取绝招直接避免侵犯微软的专利。但是在软件领域要做到这一点很难。Android大约有1千万行代码,要 Google将其一一对照看是否侵犯了微软的18000项专利几乎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而且在微软正式提起诉讼之前,专利侵权的涵义也非常难以界定。因而大部分的硅谷科技公司的常态做法是不采取任何措施避免专利侵权,而是寄希望说当官司真要打起来的时候他们能够有足够的钱雇到好律师。

因此,和其他许多的大型软件一样,Android不可避免的会侵犯诸多微软的专利。所以你现在看到的微软正和当年的IBM一样到处找Android设备生产商收取专利侵权费。也正是和当年的Sun Microsystems一样,许多公司都乖乖的写下了赔偿支票。

那么最后的结果出来了,财富由创新的科技公司大量的流向了成熟的臃肿不堪的行业巨头。难道没有人会觉得很讽刺吗?因为专利制度原本是用来保护创新者的利益的。看来北电6000件专利竞购失败的Google真的是伤不起啊。

收藏 评论

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直接登录
跳到底部
返回顶部